巴西世界杯賽事正火的時候,一則關於十幾名年輕醫護人員多年堅守窮山坳里的麻風村,每日與麻風病人為伴,像親人一樣照料近百名麻風畸殘康復者的故事,吸引和打動了不少網民。這個發生在浙江皮膚病防治研究所上柏住院部的故事,讓人們唏噓、感動、沉思。
  這是個浮華和複雜的時代,每個人站在各自的角度,對所見的事物也有著複雜的不同解讀。大家知道,近些年來,關於醫護人員的公眾形象,出現了嚴重分裂。一方面,很多人認為醫護人員失去了操守和底線;另一方面,很多醫護人員又認為當下的執業環境惡劣,付出與報酬不符,近半執業者想放棄職業。都不滿意,都在糾結,都找不到出路。
  其實這不僅僅是醫療領域的現象,而是很多人普遍的感受。在這個劇變和價值觀多元的時代,很多人搞不懂,想不通,內心矛盾、懷疑,越來越找不到珍貴和值得堅守的東西。所謂的“浮躁”、“迷茫”、“糾結”,其實就是這樣來的。
  麻風村裡的年輕醫護人員,其實和絕大多數年輕人一樣,有些在父母跟前時是四體不勤的寶貝蛋子,也都要面對著現實社會的各種誘惑--他們並不天生就是天使。就像護士長潘美兒,她剛參加工作的時候,總是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,甚至連長靴都穿上。她第一次巡查病房,麻風潰瘍散髮出來的刺鼻氣味讓她捂住鼻子還反胃噁心。但是,當病房裡那些肢体殘缺、五官不全的病人全體歡騰著表達歡迎的時候,她熱淚盈眶,從此堅定了留下來的決心。
  隋唐時代的孫思邈說過:“若有疾厄來求救者,不得問其貴賤貧富,長幼妍媸,怨親善友,華夷愚智,普同一等,皆如至親之想。”這是中國古代醫生自己的職業道德規範。這種規範源遠流長,並不斷得到發展。明代外科醫家陳實功,對貧苦患者尤為關心,他說:“再遇貧難者,當量力微贈,方為仁術;不然有藥而無伙食者,命亦難保也”。
  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講,“醫者,是乃仁術也。”仁術,就是仁愛之術。《淮南子·修務訓》雲:“堯立孝慈仁愛,使民如子弟。”仁愛是中國古代儒家推崇的人格要求。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“醫乃仁術”,“醫國醫人,其理一也”,“不為良相,則為良醫”。“仁”是醫生道德規範的核心,也有著豐富的人文精神內涵。中華文化強調“仁者愛人”,此外“使民如子弟”、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仁愛觀念,早已植根在中國人內心。
  “醫乃仁術”既表明瞭醫學技術是“生生之具,活人之術”,又體現了中國古代醫生的道德信念,即通過行醫施藥實現仁者愛人、濟世救人的高尚理想,集中地表達了醫學的仁愛、仁慈和仁義觀。所以,我國古代醫生這種治病不分貴賤、不別親疏、不計報酬的美德,幾千年代代相傳。這是中國醫者的傳統,也是我們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基因。
  如今,以潘美兒為代表的麻風村醫療團隊的十多名年輕人,把近百名麻風病人當作親人一樣,悉心照料,甚至養老送終,正是“醫乃仁術”的體現,也是中華“仁愛”觀念的延續。
  今天,我們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正是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繼承和發揚。習近平總書記說過,核心價值觀其實就是一種德。仁愛,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核心。國無德不興,人無德不立--立,是立身,也指人生價值的實現。
  麻風村裡年輕的醫生和護士們,懷著一顆仁愛之心,在山坳里褪去了嬌嫩與浮華,學會了擔當。事實證明,他們的堅守是對的--如今,這個團隊在學術上的成就已經獲得了國際影響,涌現出了一批響噹噹的權威專家和模範 ,還有人獲得了第42屆南丁格爾獎。可以想見,麻風村裡年輕的醫生和護士們,當初作出選擇和決定時,一定有過有過一番考量。但所有的困難和猶疑,都抵不過被需要所帶來的滿足,以及奉獻所帶來的價值感。也正因為此,今天他們的人生價值才比旁人更加璀璨。(王海)
(原標題:大美留聲:仁者愛人方擔當)
(編輯:SN146)
創作者介紹

燉蛋

xiixsfbgovu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